洛言-寻粮中

Fate/骸云/超蝙/宗逆……沉迷中(๑•̀ㅁ•́ฅ)

【红A中心】26字母 ChapterⅠ

ChapterⅠ

Afford (负担得起,提供)
“留在现世的魔力自有本王提供。”金发的暴君饮尽杯中的红酒,绯色的瞳孔中流转着瑰丽的色彩,“你只需要思考如何取悦本王。”

Basement (地下室)
眼前红莲邺火燃烧,火舌卷起眼神空洞的孩子们的发梢衣角。守护者沉默的被锁链束缚在金色英灵怀中,任他在耳边低语:“高兴么?这个世界,没有卫宫士郎。”


Clothes (衣服)
该死的明天都会被换上奇怪的衣服!
Emiya咬牙切齿的想着,换上概念武装。
……等等他的紧身衣和长裤呢?!


Death (死,死亡的事例)
Emiya扶着腰打开英灵座上的记录,看见满满的都是吉尔伽美什和库丘林的死亡事例。
……顿觉心情舒畅!


Endless (无止境的)
若是可以亲手守护那个人,他将由衷感谢这无止境的轮回。
伤痕累累的红色英灵留给手持Contender的男人最后的影像,是平静的微笑。


Foresee (预见,预知)
预见到三天后的混乱景象,佐伊在离开之前连夜将Emiya送到了爱丽斯菲尔处。以实际行动向那些躲在窗帘后的家伙们宣布:夜袭他家Nyarcher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Gold (金色的)
他知道那个人是翱翔天际的苍鹰,却更想欣赏笼中金丝雀的愤怒与无助。吉尔伽美什把玩着手中的黄金钥匙,在空中描绘着金色笼中,昏睡着的男人的紧锁的眉。


Hanged (被绞死)
战争结束后,那个男人被他守护的人们判以绞刑。
他的死亡,被视为那个时代的终结。


If (如果,假使)
Emiya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即使卫宫士郎死亡,英灵Emiya也不会消失。
他只是不想再有人和他走上相同的道路了。


Judge (审判员)
他不是审判者,只不过是人类意志的执行者。
哪怕他拥有判断的能力。


King (王)
王拥有世间全部的财宝,王将整个世界视为庭院。
王无所不能。
却终有两件事做不到。
千年前王无法将誓友拉离死亡,千年后他无法把那个男人带离轮回。


Lip (嘴唇)
如剑一般坚韧的男人,却拥有温软的唇。


Moment (瞬间,某一时刻)
处刑人说,他确定,在某一瞬间,那个男人露出了平静而祥和的微笑。
带着一点幸福的弧度。


Neighbourhood (邻居)
佐伊很苦恼。
新邻居看上去是好人,而事实也正如此。
但是他们似乎都在觊觎他家Nyarcher。


Oneself (自己,自身)
可以用于交换的,唯有自身。
这么想着,一无所有的男人向人类意识呼唤:缔结契约吧,阿赖耶!


Palace (宫,宫殿)
本王的宫殿还在,却找不到守卫宫殿的人了啊。
王对他的魔法师这样说。


Quarrel (争吵,吵架)
“吉尔伽美什和Emiya又吵起来了,没事么?”
“无所谓吧,床头打架床尾和什么的。”
……但他们就是因为这个吵起来的吧。蓝发的魔法师微微皱眉,要把猫化魔法药剂给Emiya么?
“别想了,吉尔伽美什那里有解药的。”伊瑟尔看了眼佐伊,顺手布下了隔音结界。


Repair (修理,修补)
英灵的魔力武装不用修补,普通的衣服碎成片也补不回来。
Emiya费力的翻了个身,将床边的一地狼藉踢出视线范围。
……眼不见为净。


Sheet (床单 ; 片,块)
佐伊在垃圾袋里看到了昨天还能称之为床单的碎布片。
“……”


Tea (茶,茶叶)
“照你这么说,目前你碰到的Archer有金色,红色和绿色的?”
这算什么,红绿灯么。
余光扫到货架上的饮料,佐伊停下脚步。
红茶,绿茶……菊花茶?


Unconscious (无意识的)
佐伊戳了戳Nyarcher的耳尖,看着他无意识的抖了抖耳朵,把自己团的更紧了一些。无言的看向吉尔。
幼年的英雄王极为无辜的看了过来,“长大的我说他只是有点累。”
“……”问题是为什么会累吧!


Various (各种各样的,不同的)
第一夜……
第二夜……
第三夜……
金闪闪你是要改名叫哆啦闪么!


Wax (给……上蜡)
佐伊看到Emiya在打扫完房间后,给其中几间屋子仔仔细细的上了一层蜡。
“……”算了反正也不是他摔。


X-rated (x级)
“吉尔伽美什你住——”
以下省略3200字。


Yesterday (昨天)
“从昨天开始我就没有看到Emiya。”佐伊有些担心的说。
“真巧,我也没有看见吉尔伽美什。”乌鲁克的魔法师笑着答道。


Zipper (拉链)
“为什么没有拉链的?”佐伊看过吉尔伽美什在鄙视了Emiya的穿着后,去男装区扫荡回来的战利品,提出疑问。
“撕起来手感不好。”
“……”


PS:部分《Nyarcher 日常》背景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