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言-寻粮中

Fate/骸云/超蝙/宗逆……沉迷中(๑•̀ㅁ•́ฅ)

【Fate/彼方】同归

《同归》

幸福的席位是有限的。
他说。

为什么?
女孩问。
为什么你不是幸福的。

===

那日燃起大火。
有个男人搬开了石头,握住了濒死的男孩的手,在死亡之中。
硝烟的气味尚未散去,火焰蔓延在目视所及的一切。然后男孩睁开眼,以业火红莲为背景的视野中心,是那个男人如同得到救赎一般,无比幸福的笑容。
啊,原来救人——是这样幸福的一件事么。

所以男孩肯定了一件事。
没错的。
这就是我的幸福。

就像是有的人觉得幸福是午后暖融融的阳光一样。
就像是有的人觉得幸福是冬日大雪返家后的一杯热茶一样。
就像是有的人觉得幸福是深夜一盏为自己而留的灯火一样。

——这就是以抛弃了其他人为代价的我,所能获得幸福的,唯一途径。

后来,那个男人逝去。
后来,那个男孩建立了(继承了)那份理想。

成为正义的伙伴。
我来(代替老爹)成为正义的伙伴。

===

那,后来的后来呢。
女孩问道。
最后,怎么样了?

最后啊。男人说。
“后来那个男孩实现了他的理想,成为了正义的伙伴。”

那样的话,不是很好么?
嗯,是啊。

一如童话故事里,每一个美好的结局一样。

“而我就是去告诉他这一点的。”男人说。
“哎?先生是福音的使者啊。”女孩惊讶道。
“唔……”男人含糊着,没有说话。

“但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是幸福的。”女孩说。

然后女孩看到那个男人微微皱起眉,在思索着什么。
然后,然后他说。
很温和的,眉宇都舒展开来,带着一点点无奈。
“因为我所走的道路,是错的啊。”
我所选择的,通往幸福的道路,通往理想的道路,是错的。

他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站住了,向着女孩挥了挥手。
“那,再见了。”

可是,最后呢?女孩想,他还有告诉我,最后怎样了啊。
算啦,明天,明天再问吧。
这么想着,女孩很高兴的冲着男人的背影挥挥手。呐,明天见。
然后跳下长椅,开心的,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

“这是她最后的,平常的一天。”周围的景色旋转扭曲,灰发的英灵站在连接英灵座和奇异点的“门”边,冲着守护者说。

常服隐去了,紧紧贴合着身体的概念武装显露出来。
黑色,红色,白色。
分明的色彩组合成埃文依弗斯熟知的守护者。

阿赖耶侧的守护者。
灵长类意识集合体的最锋利的兵器。

“多谢。”他说。“让我完成了和她的告别。”

奇异点的观测者与推动者看着Emiya离开。
和那个女孩一样,走向注定的,毁灭的终局。

真是奇怪。他想。为什么,和这个男人有关的奇异点,从来的不会分化成分歧点。
就像是命运只给了那个男人一条路,终点是毁灭。
永远的殊途同归。

===

最后,那个长大的男孩,决定去抹杀,过去那个想要通往自己幸福的道路的,满怀理想的男孩了。



— — —

请搭配《殊途》食用~

祝西葫芦生日快乐!

PS:埃文依弗斯是原创人物,把他当做一个很早很早出现的不知名的英灵就好,《彼方》和《Nyarcher》里吧阿茶坑成猫的都是他。
……至于为什么,就当成闪闪之前召唤他然后除了和原则相违背的他都听闪闪的就好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