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言-寻粮中

Fate/骸云/超蝙/宗逆……沉迷中(๑•̀ㅁ•́ฅ)

【Fate/彼方】狂欢之夜

《狂欢之夜》

他站在高处,看着不远的地方,沸腾的人群和悦动的火光。

显而易见的,一个狂欢之夜。

他戒备着,沉默的等待着危机的降临。

同时分出一丝的,微毫的注意力,给那欢呼着,雀跃着,大声欢笑的人群。

每个人都在笑,那声音沸腾着,涌向四面八方。

他有一点放松,心却随之渐渐揪紧了。

作为阿赖耶的守护者,所现世的唯一理由,必然是……

——拯救人类么。

那个声音,这一次代替阿赖耶来下达任务的【什么存在】如此说到。

他沉默了。

名为拯救,实为杀戮。

这便是所谓守护者唯一可做的,能做的,在做的事情。

在静默之中,他微微皱起眉,钢铁般灰色的眼瞳里泛上冷意。

尽管如此,他还是分出那一丝注意力来,感知着远处的人群。

那喜悦的意味,虽然不能注视却依然能感知到的笑容。

他已经记不清楚上一次见到这些是什么时候。甚至不是几次轮回,而是已彻底隔在了时间轴的彼端。

然后他僵住了。身体,精神,冥冥之中的预感,都绷紧了,像是快要断掉的弦一样,紧紧的绷着。

他听到那个声音低低的笑了一声,却无暇注意。

——有什么不对。

他环顾四周。

熟悉的,几乎是令人想要呕吐的熟悉感梗在喉头。

错了错了错了错了错了没错——

瞳孔骤然紧缩。

是了。

作为在任务中现世的守护者,纵然有清醒的神智,身体却不过是命令的傀儡。

清醒的,面无表情的杀戮。

清醒的,向手无寸铁之人挥刀。

清醒的,对传来呼救声的方向松开弓弦。

皱眉。微笑。哭泣。

全部都。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尖锐的疼痛在脑海里炸开。

远方传来尖叫。

隐藏的,遗留的外道驱使着魔物袭击了狂欢的营地。

阿赖耶从不指派无用的任务。

即使是来自埃文依弗斯【观测者】的请求。

头疼的像是要裂开,他几乎想要抱住头尖叫。

然而他只是拉开了弓,向着化为火海的营地拉满了弓弦——

——这本该是个狂欢之夜。

——为停止的战争,为即将到来的和平。

他注视着湮没在火光中的营地。

“任务完成。”

身形溃散。

——那被爆炸气浪高高掀起的绞刑架,和悬挂其上绞索,一同被火焰吞噬。

——

虚空之中,埃文依弗斯低声确认,“记录完毕。奇异点确立,与原计时间点延后。”

“终于~你之前是失败了多少次呢,埃弗?”本着好奇心来围观引起成年的自己的兴趣之人和分歧点形成的幼年王者问道。

“抱歉,我不记得了。”分歧点的观测者与推动者回答道。

“因为那毫无意义。”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