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言-寻粮中

Fate/骸云/超蝙/宗逆……沉迷中(๑•̀ㅁ•́ฅ)

【双弓】《Nyarcher 日常》Chapter 7

Chapter 7 (补全)

那是无法明确定义的某个时间,在位于世界外侧的英灵座,分歧点的观测者结束了新诞生的平行世界的记录,然后他停下笔,问。

“如果有人,在无数个迥异又相似的平行世界中,选择了相同的结局,可以怎样来评价?”

“蠢。”王百无聊赖的摇晃着杯中的美酒,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伏在膝头的雄狮。

“……”观测者无言的扭过头。乌鲁克的黄金之王,在无数平行世界中,贯彻王道,身负三分之二神血,却为人之王来领导人民,寻得不死药,却放弃永生。吉尔伽美什,也毫无疑问的是,终局同归者之一。

即使是观测者作为侍卫长效忠的一世,观测其轨迹,王的结局也未有什么改变。

然后王轻嗤一声,绯红的眼眸淡淡扫过来,满是不屑的冷笑道:“本王的道路,是贯彻本王的王道,身负万民崇敬,由己心所选择。如此而言,只要本王未曾改变,所代表本王的格未曾改变,结局必将是相同。”

“……”不知道是该赞成还是说歪理的观测者。

“……但是由你而起,依然诞生了相当多的平行世界。”

王终于把目光移了过来:“正是如此。”他饮下杯中的红酒,嗤笑道:“因为本王是选择了本王的道路,到达了本王身为吉尔伽美什所必然达到了结局。”

“而并非是选择了结局。”

吉尔伽美什站起身,走向观测者:“让本王来看看,你所关注的,是哪个愚者吧。”

——————

佐伊拉开了客厅的窗帘,一改前几日暴雨连连阴云密布,暖融融的阳光铺撒了庭院,温暖干燥的味道和煮开的牛奶甜香混在一起,让人忍不住的长长舒了一口气。

有所变化就好,佐伊走回厨台,搅拌着牛奶想到。无论是谁设下了这个虚假的小镇,只要他还在进行操纵,总归有迹可循。

没有喊小孩子和懒洋洋的幼猫起床,占星师往吉尔那份牛奶里多加了两块糖,调成小火慢慢煮着,然后一边往给幼猫的牛奶里调入魔力,一边梳理起昨天的轨迹。

一只幼猫。一个孩子。

出现在几乎是完全封闭的小镇,却没有触动之前设下的结界。

幼小而柔弱的猫悄无声息的倒在雨中,虽然看上去断奶没几天,但是走路三步一倒的让人忍不住以为它是先天不良。

但那双眼睛太让人印象深刻。铁灰色的,泛着无机制的冷光。佐伊相信如果不是连日的阴雨,那么即使是在阳光之下,那双眼睛也会冷冷的,像是折射了日光,却依旧冷锐的刀锋剑芒。

但是在蒙蒙雨中,消减了光芒,却可以直白的看到无尽的冷漠和警惕。

并不像是幼崽的眼神,因为尽管有警惕,但如果是经历了什么事才会充满防备的幼崽的话,还应该有着慌张和惧怕才对。

因为明知了自己的弱小与无力。

而那个孩子,如同融化了流淌着的黄金的短发,绯红而清澈的眼瞳,他在雨后初晴的天空下笑吟吟的看过来时,像是世界的中心。

天生的发光体。

占星师下了这个定义,关上火把牛奶倒在玻璃杯里,和碟子一起放在了桌面上,琢磨着今天要不要买猫粮回来。

在占星师眼中,金发孩子身旁环绕的星轨繁多而漫长。

这是中心和起源的标志。

那个孩子在他存在的时间,是世界的中心。

而幼猫与之相反,它的星轨孤孤单单的只有一条,即使是刚出生不久的幼猫,这也是不可能的情况。

那条轨迹,星光暗淡,蔓延进无边的黑暗。

这同样是在明显不过的标识,其意为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之人。

魔法侧的占星师轻轻叹了口气,把飞速掠过的诅咒变异传承等等一系列猜测丢开,敲响了吉尔的房门。

其实他什么都不用做,顺其自然就好。

毕竟他只是个过客,不是么。

看着金发的的孩子揉着眼睛回去洗漱,佐伊穿过走廊打开自己的房门。

然后站在门口开始琢磨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出门前铺好床被上面变的坑坑洼洼,一角垂落到了地面。顺着被子往下,柔软的地毯上,白色的幼猫趴在阴影里,无精打采的把自己团成一团。

佐伊眨眨眼,看到透着一点粉嫩的猫耳咻的竖起,忍住了上去摸一把的想法。

实力强大精通魔法的占星师即使是在对可爱事物充满兴趣也毫无违和感的幼年时代,也可以毫不在意的把危险魔兽的幼崽抱起来戳一戳揉一揉。但是在魔力被限制情况未明的现在,佐伊并不打算对不明生物做过多的接触。

于是蓝发的占星师招招手,示意猫咪下楼吃饭。

——————

Emiya抬头看到门口的占星师心情复杂,昨天的梦境中散乱的片段让他大致了解了占星师的性格。说实话没有被抱下楼——尤其是当着那个金闪闪的面——让他松了一口气,但这也确实佐伊心有疑惑的证明。

还真谈不上警惕防备,在这个不存在任何一个佐伊所重视之人的小镇,占星师对所以人事物漠然以待。

Emiya将身体交由本能,迈着虽不算是优雅,却也称得上是稳健的步伐下了楼。

饭桌旁,吉尔伽美什咬着烤面包,看着Emiya利落的跳上椅子,再跳上了餐桌。

“早安,Nya酱~”幼年的王笑眯眯的看着Emiya僵了一下,才迈开步伐走向盛满了融合了魔力的牛奶的碟子。并不在乎一旁的占星师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也算是和谐?佐伊挑眉,拉开椅子坐下,解决起自己的早餐。

时钟滴滴答答,这个
虚构的不存在过去也没有未来的小镇,如同终于链接起来的莫比乌斯之环。

这像什么?占星师望着天空静静想道。

像是一个舞台,终于准备就绪,只待剧目上演。

一切按部就班各归其位,时间也终于稳定,正直盛夏,白昼漫长而黑夜短暂。

一栋洋馆,有人随波逐流静观其变,有人养精蓄锐待解谜题,还有人拿着剧本大纲,挡住执行者无奈的眼神,暗自琢磨着要搞点什么事情。

吉尔伽美什调下椅子把餐具放进水池,一旁Emiya看着到是不算惊讶幼年王打出了乖乖牌。

尚还不是一口一个“杂修”的成年版,吉尔伽美什想要谁喜欢他,从没有不成功的。

一切家务都交由占星师的魔法搞定,Emiya看的心塞塞的奈何有心无力,只好把自己团成一团眼不见为净。

这些高级厨具理应洗干净后好好护理然后各归其位,该通风通风该晾晒晾晒,刀锋不好好打磨而到是切出的食材形状不完美它们可都会是哭给你看的!

毛团心痛的把自己锁紧了一圈,想起了昨天被毫不犹豫倒掉的高级料理。

浪费食材的人等他恢复了一定要进行制裁!

佐伊扭头看看窗外,依旧是阳光明媚,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感觉到好像寒流吹过。

一边金发孩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团成球的幼猫,另一边佐伊围着花园又检查了一遍结界。

心累的Emiya到是冷静下来,回想着昏迷在花园门口之前的事。

在结束阿赖耶的清理任务后不明不白变成幼猫,而后逃入第一个出现的小镇,但在之前并不是没有复原的情况。

那时是怎样的情况?

碰上了任务目标魔化的残党,算是生死危机命悬一线,恢复人形时魔力可以正常使用,似乎已经建立了契约而回满。

魔术正常,UBW也可以开启,就是好像是……全裸?!

沙发上的毛团咻的炸成了个球,趴在沙发边金发孩子眼睛一亮扑了过去。戳戳揉揉抱抱蹭蹭好不开心。

刚刚回来的佐伊:等等我错过了什么?

——————

补完!顺便祈愿泳装出货!

是的我更了,有半年了吧QvQ

简单介绍了占星师的性格,事情起因,幕后黑手(埃文依弗斯:……)

其实本来想写个软白甜,但是怎么说呢……

FGO玩多了茶的属性在我心里变了太多啊!

评论(4)

热度(18)